热点:男子 地点 门票 女子 杭州 中国 时间 北京
首页 > 教育 > 资讯 > 正文

70岁爷爷14岁孙子一起上学:最温情的陪伴

原标题:70岁爷爷14岁孙子一起上学:最温情的陪伴-广州日报

70岁爷爷14岁孙子一起上学:最温情的陪伴

这也许是佛山“同学”年龄差距最大的一个班级,70多岁白发苍苍的老爷爷,同桌是14岁的孙子。从这个世纪00后跨越到上个世纪的40后,他们如今都在一个课室内“听课”。上课过程中,长辈和孩子有时候会小声交谈,更像一对同桌的密友。不过,这些孩子有时候发起脾气,情绪失控时,长辈也会变得严肃起来。

无论是70岁的老爷爷,还是40多岁的母亲,都是特殊学校陪读家长的一员。为了让孩子能够接受教育,这群家长在同一个课室一陪就是六年,甚至更长。再次回到校园的生活远没有以前那么诗情画意,老人家在课室内坐上一天会腰酸腿麻,还有陪读的家长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一度要服用抗抑郁药物。然而对于眼前的陪读时光,他们又是珍惜的,孩子有一天毕业或许能进入社会,但对于一些放弃工作陪读多年的家长而言,重返社会却不易。

在特殊班级中,许多家长一陪就是6年,校园生活的诗情画意早已消失,陪读的时间显得比当年在学校的时候更为漫长。而在应对课堂的各种突发状况中,陪读家长的角色又显得尤为重要。

70岁爷爷14岁孙子一起上学:最温情的陪伴

心酸的爱……

这个六年级课室有点与众不同。18名“学生”的年龄跨度,从00后跨越到上个世纪40后,大人的身影几乎占了一半。这些“学生”的身份,有的是爷爷姥姥、外公外婆,还有的是妈妈,每当“小学生”情绪失控的时候,他的“同桌”就会用各种办法让小学生们安分下来。

特殊班级

最大年龄差近60岁

昨日下午第三节是班会课,班主任姚老师走进六年级课室,这个班上一共有18名“学生”。

在这个班级聆听老师讲课的,年纪最大的是已经逾七旬的老爷爷杨老汉(化名),而他的同桌,是自己14岁的孙子。

班上其他4名年龄明显和其他同学有差异的,除了有一位是雇来的保姆外,还有的是妈妈,有的是婆婆。13名特殊学生,再加上5名陪读家长,年龄跨度从00后跨越到上世纪40后。课室外面看上去,大人的身影几乎占了一半,宛如正在开家长会。

这节班会课的主题是春游,老师讲授5月份即将到来的这次出游学生们需要注意的事项。学生小杰在上课仅开始1分钟,就有些坐不住了,开始离开座位自顾自在课室里玩耍。陪读的阿姨一开始还拉他坐下,反复几次,小杰干脆径直走出课室。为了不影响其他同学正常上课,阿姨也只好跟了出去。

小杰是“来自星星的孩子”,也即自闭症儿童,容易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和他一样需要家长陪读的,除了自闭儿外,还有一些行动不便的脑瘫儿童,有些孩子可能轻轻用指头一推,就有可能摔倒。

母亲阿丽(化名)在老师发下教案后,开始辅导孩子阅读。她的“同桌”在上课时显得有些不安分。老师读到哪里,她握着孩子的手在纸上移动,提醒孩子要集中精神。

孩子偶尔觉得厌倦,把头埋在桌子上想睡觉,家长就推了下孩子,要提起精神。

在课室后面玻璃门的背后,藏着一根一米长左右的竹条,这是母亲阿丽的“秘密武器”,如果孩子不听话或者闹脾气,阿丽会拿出竹条,在课堂上管教孩子,当然只是震慑一下,让孩子安分下来。

上课过程中,母亲和孩子有时候会小声交谈,更像一对同桌的密友。不过,这些孩子有时候发起脾气,却会情绪失控,不断地跺脚,甚至动手打人,这时候陪读家长的角色显得尤为重要。

陪读六年

母亲咬牙辞去工作

“我从来没想到会有机会再重新回到校园。”阿丽告诉记者,小明(化名)是自己的第二个孩子,出生后就发现患有自闭症。因为当年对自闭症的认识远没有如今普及,阿丽一开始不以为意,期盼着孩子长大后能够恢复正常,和其他学生一样读书上课。

到了上幼儿园的年纪,阿丽把小明送到了白燕街一家幼儿园。园方老师知道孩子特殊情况,答应由专门老师给予照顾。但事与愿违,老师很快发现小明难以管教。“在幼儿园他显得和其他孩子格格不入,还动口咬其他小朋友。”阿丽称,被投诉多次后,她只好让将小明转到一家康复机构。

“入读需要签一份合同,协议大概意思是家长需陪同。”阿丽说,看着协议,自己当时一咬牙辞去了工作。

阿丽以这样的方式重新回到了校园,课室中除了自己孩子的座位,旁边还有属于她的一张椅子。入学的第一年,是她印象中最难熬的日子,每日陪读的时间显得比当年在学校的时候更为漫长。

孩子在学校最初不适应,很容易发脾气,甚至攻击老师或者其他同学,这时候阿丽就要紧握着孩子的双手,让他情绪尽快平复下来。

上午7时准时出门坐公交去学校,下午5点放学一同回家。如今一晃6年过去,算下来,阿丽已经陪伴小明在同一个课室中度过了超过2000个日夜。

心路历程

只有陪伴身边才放心

下午第四节课是自由活动课,其他孩子准备在课室中做操,陪读的家长们却纷纷给孩子收拾书包,离开了教室。“他们已经陪了孩子一整天,身心非常疲惫,所以学校允许他们早一些带孩子离校。”班主任姚老师告诉记者。

“常年陪读的家长,实际上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阿丽称,自己辞工后,家中的经济负担都落在丈夫一个人身上,照顾孩子的重任无法分担。“这些孩子,你走又走不开,每天要跟着,又不可能说马上痊愈,时间长了其实是一种心理负担。”阿丽坦言。

姚老师也留意到,在陪读的家长中,如果是父母陪读的,承受的压力要大于祖辈陪读的家长。“父母陪读意味着24小时都需要操心。”老师说。阿丽称,父母亲自陪读,除了经济原因外,更关键的是只有陪伴在孩子身边才放心。

友情提醒:投资需谨慎!不要盲目投资。本文不代表本站观点!

责任编辑:zj008
微信二维码

浙江热线网版权所有,zjrxz.com.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企业合作:270619162#qq.com (#→@)

Copyright © 2008-2016,工信部备案号:浙ICP备14025871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1994号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