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男子 地点 门票 女子 杭州 中国 时间 北京
首页 > 教育 > 资讯 > 正文

长春八十二中校长许雪飞:薄弱校“变形记”背后

原标题:长春八十二中校长许雪飞:薄弱校“变形记”背后-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微信

长春八十二中校长许雪飞:薄弱校“变形记”背后

做了17年教育,许雪飞在当地教育界小有名气,可他却在不惑之年,做出了一个令周围人大跌眼镜的选择:从当地一所数一数二的名校“出走”,到一所流失率高达40%的薄弱学校,去拯救那些“坠入凡间的天使”。

满怀着一腔热血,迎接他的,将是怎样一片天地?

近日,中国教育报新媒体头条发布长春八十二中“变形记”的报道后,引发教育界同行的强烈反响;在此,记者通过对许雪飞校长多次采访,以期还原八十二中这所薄弱校“变形记”背后的故事。

“四低”学校

火车抵达长春站时,天刚刚破晓。

许雪飞校长早早地在校门口等待我们。这位四十出头、外表斯文、一米八大个的东北汉子,每天早上不到七点便赶到学校,看着孩子们一个个鱼贯而入。当记者一行到来之前,他刚刚把班级都巡视了一遍。

因为校舍紧张,许雪飞和后勤副校长共同挤在一间堆满旧报纸的屋子里,其他老师们,仅有的两个办公室实在安排不下。许雪飞就想了一个招,在每一个教室的角落里摆一张办公桌,“班主任们就在教室办公,顺便看管孩子”。

对于八十二中的现状,教研主任宋淑艳感到很满足。“八十二中一度濒临灭亡,许校长来了之后,虽然办学条件艰苦了些,但整个学校的氛围是一片向好的。”作为当地“土著”,宋淑艳在八十二中从教二十多年。

“好男不娶桃源路,好女不嫁八里堡。”在长春当地,曾流传着这样一句俗话。它背后的寓意是:桃源路解放前曾是风月场所,八里堡则是地痞、黑社会的聚集地。

“前些年,你打车说去八里堡,特别是天黑,几乎没有师傅敢接单。”宋淑艳回忆道,有一次她从火车站回八里堡,好不容易坐上了一辆八里堡师傅的“黑车”,半个多小时的车程,师傅只开了17分钟,吓得她惊魂甫定。

八里堡位于城乡结合处,充斥着大量的外来流动人口。整个八十二中的学生,来自“四低”家庭:家长受教育程度低、家庭整体收入低、家长对孩子要求低、子女教育投入低;这“四低”家庭中,又有近百分之七十为流动人口家庭。

在这样一所学校里,许雪飞开始了新的故事。

寒门教师

正如同名字一样,许雪飞出生于1974年一个大雪纷飞的冬天,他祖上是闯关东“移民”,已经三代定居在榆树县(后改为县级市)的一个小村庄,许雪飞姐弟三人,他排行老三。回忆起学习时光,“家贫”的记忆已经模糊,但“坟地”和“火炉”这两个符号却让他记忆深刻。

“那时候,初中学校盖在一片坟地上,偶尔能看见裸露的坟洞及棺材板,有调皮的孩子经常就把棺材板抠出来。”那时候,尽管条件艰苦,学习中却充满了快乐的气氛。

乡村学校,走十几里路上学是常有的事儿,甚至有学生被家长推着自行车送到河边,然后渡河去上学。遇到雨雪天气,道路泥泞,同学们到教室后,就会生起火炉烤鞋垫,于是,班级里飘散着各种奇怪的“脚”味;中午时,同学们又拿出饭盒在火炉上加热,于是,班级里又会弥漫着各种怪异的气味。许雪飞把它们称为“求知的味道”。

尽管家境清贫,但父母一直倾力支持,加上成绩优异,许雪飞中考那年,以高出录取线三十多分的成绩,考取了榆树师范学校,后被保送至吉林师范学院中文系。这期间,许雪飞一直品学兼优,班长、学生会主席、三好学生等职务和荣誉,更是一个不落。

此后的经历,便显得顺风顺水。1999年毕业时,许雪飞被分配到长春市数一数二的名校——长春第一外国语中学当语文老师,2000年开始,连续六年当班主任;2004年,成为语文组组长;2006年,当选教务主任;2007年,晋升为长春一外的副校长……

讲课生动、有趣,待人开明、仗义,是学生们普遍对他的评价。

学生中不乏调皮捣乱者,对于这些学生,许雪飞自有一套。他的学生中有一个绰号为“大飞哥”的,有一次许雪飞“得罪”了他,他便趁着课间时间,在班级里组织了一场“新闻发布会”,逐一列举许雪飞各大“罪状”。许雪飞看到这一幕时,一下子乐了,他指着“大飞哥”用硬纸板、粉笔盒彩绘出的“麦克风”,不无赞赏地说,“很有创意嘛,还是个发明家!”

“大飞哥”一下子变得害羞起来。许雪飞继续说道,“我倒是想听听,我有哪些‘罪状’,你列举出来,我一条条改。”

通过深入观察,许雪飞发现,“大飞哥”虽然其他科目成绩一般,但写作文时想法很独特,于是许雪飞一步步引导他,让他领读课文,把他的作文当范文贴出来。后来,“大飞哥”的语文成绩突飞猛进,考上了中文系,发表了很多作品,成为女生们的“偶像”。

偶尔也有学生因为学习成绩太差而辍学的。当得知王龙(化名)辍学,成为街头小混混时,许雪飞很是着急;找到王龙后,他反而变得平静起来。

许雪飞打趣地说道,“听说你现在加入黑社会了,挺牛呀,以后跟你混行不?”

王龙连连摆手,一肚子苦水。他说,入会的第一天,“大哥”给每人发了一张存折,并约定:打架时,只要出场,一次奖50元;动手了,一次奖200元;动刀了,一次奖500元。

“像我这样的,每次都在旁边站着,可‘大哥’一分钱没给过我。”

许雪飞分析道,“你看,你一分钱没赚到,出事儿,你们都跑不掉,那你还跟他混啥?还是跟我混吧!”

就这样,王龙返回了学校。

除了极少数的问题生、差生以外,长春一外绝大多数都是“好学生”,许雪飞在教学岗位上也硕果累累,他先后荣获全国优秀教师、吉林省骨干教师等称号,被长春大学特聘为文学院兼职教授。他所带的班级,常年为年级第一,很多学生在长春也是名列前茅。

即使有的学生已毕业十多年,许雪飞仍与他们保持着亲密的互动,他能准确地说出班级任何一位学生当时的体貌、成绩、家庭住址。节假日的时候,经常有学生来找他喝酒、打球、侃大山。

“毕业十多年了,现在我们组织同学聚会,如果说许校长参加,不论多么忙,不论远在大洋彼岸,所有人都会过来。”2003年毕业班的姜珏琼毫无掩饰地告诉记者,许雪飞是她这辈子最难忘的老师。

坠入谷底

也许,在许雪飞的教学生涯中,将会一直这么过下去:教的都是优秀学生;获得很多荣誉;即使极少数令人揪心的孩子,也如同平静湖面上偶尔泛起的小浪花……

这一切,在2014年发生了改变。那一年,长春市二道区推行集团化办学,遵循着“强扶弱”的原则,二道区大胆改革,努力帮扶薄弱学校走出困境,长春八十二中与长春一外,一起被划归到长春一零八教育集团。恰逢原八十二中校长退休,许雪飞主动请缨,去当校长,和他一起去的还有集团校交流过去的十几名老师。

表面来看,从副校长变为校长,职务上升了一级,但是,明白实情的人,都知道这不是件好差事儿。

“哥们,犯了什么错吧?”有关系好的同事私下问。

许雪飞只是笑笑,并未做过多解释。

对于八十二中此前的“声名远扬”,许雪飞尽管早有耳闻,可没想到远远超过他的想象。

相较于长春一外这样的大校,八十二中给人的第一感觉是“荒凉”。2012年,该校共招来125名新生;2013年,生源断崖式下跌,仅招来46名新生;2014年9月,两年前的新生只有73人顺利升入初三,流失率高达40%;学习成绩方面,及格率只能统计到百分之十几,集团校每个年级有一千五六百名学生,八十二中最好的学生能排三四百名,绝大多数在一千名开外……

在“老八十二中人”宋淑艳看来,八十二中并不是一直这样的,它也曾经辉煌过,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还出过中考状元;进入九十年代,尽管大不如前,但“还说得过去”;本世纪开始,学校走向没落,生源流失加剧,随着周边名校、重点校的扩张,对普通校、薄弱校生源进一步挤压,最终导致强者恒强,弱者愈弱。

每年招生,八十二中只能捡别人剩下的。“很多学生家长是附近‘刮大白’的、卖菜的、做手工活的,家庭条件差,父母不重视教育,工作也不稳定,他们换一个地方,孩子学籍也不转,学生就流失了。”宋淑艳不无感慨,“学习风气一年不如一年,上课干什么的都有,还有学生带着刀来上课,最多时一次收了七八把。”

“教了二十多年书,我一度怀疑,这样的教育能叫教育吗?我每天都在担心,学校是不是快要倒闭了。”宋淑艳说道。

这种巨大的落差让许雪飞感同身受。开学第一天,许雪飞看到学校门口聚集着大量奇装异服、发型怪异的少年,经打听才知道,他们多是学校的辍学者,流失到社会成为“小混混”,整天无所事事,便来引诱在校同学出去打架、抢钱、早恋……

许雪飞发现,他原来那一套教惯了“好学生”的方式,在八十二中不灵了。“没有多少人在乎这些孩子。整个学校弥漫着混日子的情绪,在困境中挣扎,前途一片黯淡。”许雪飞毫不掩饰初到八十二中的心境。

这些孩子的经历深深刺痛了许雪飞。在这些年的教学生涯中,他深刻领悟到,每一个孩子,无论家庭条件再贫困,都承载着整个家庭的希望和梦想,可现实的贫困往往让这种梦想变得不堪一击。

“难道因为贫穷,他们就没有资格谈梦想吗?难道因为是差等生,就剥夺他们追求梦想的权利吗?”许雪飞第一次对“教育”这两个字产生疑惑。

“每一个孩子,都是坠入凡间的天使,唯有爱和教育,能将他们拯救。”许多个夜晚的痛定思痛后,许雪飞决定,带着这些孩子重新飞翔,他开始踏上了另一条不同以往的教育之路。

救赎之旅

“不让一个孩子流失!”在开学前的一个会议上,许雪飞当着所有老师的面,把这句话作为他上任后的第一项重要工作来抓。

上世纪末,一部农村教育题材的电影《一个都不能少》,讲述了代课老师魏敏芝为了践行“一个都不能少”的承诺,从农村跑到县城,去寻找流失孩子的故事。十多年后,八十二中迎来了它的“魏敏芝”,在这一所流失率超过40%的学校里,许雪飞开始了他的救赎之旅。

许雪飞要求所有的班主任,必须知道每一个孩子的家庭住址,必须定期到学生家去家访,必须每天在微信群里向家长汇报孩子的学习情况……许雪飞发现,孩子们之所以流失,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家长不重视教育,如果家长重视教育的话,孩子流失的机率就会大大降低。

另外,学习成绩跟不上、学习越来越吃力,最终对学习失去兴趣,也加剧了孩子们离开课堂的念头。如何才能让孩子们基础跟上,找到学习快乐,获得学习的成就感呢?许雪飞带领八十二中的全体教师开始着手变革。

借鉴学习国外教育经验进行变革:许雪飞翻阅了一些资料,发现国外某些做法很可取。他们发现某个孩子某个学科跟不上班级进度,就不让他再和同学一起学习这门学科,而是安排专门的教师给他单独辅导,直到能够跟上全班的进度,再回到班级学习。

尝试分层教学进行变革:教师在课堂教学中关注学困生的表现,一些最基本的问题尽量提问他们,让他们体会成功的喜悦。分层次留作业,让学困生完成最基本的作业,甚至是布置把例题仅仅更换几个数字的作业,让学生感受到完成作业的成就感。

提高学困生的兴趣:学校发现,高年级的一些同学对于某些学科确实听不懂,于是手机、各种课外书便成为了他们课堂的伙伴,而他们的行为对身边的同学也产生了不良的影响。于是学校给每个班级都做了一个书架,让班主任带着学生到图书室选择书籍,放在本班的书架,实在听不懂课的同学,可以在班主任的允许之下从班级书架借书,上课的时候看。“可能这种做法并不算太好,但用健康的东西占领学生的头脑,总比让虚幻的、乱七八糟的东西影响他们要强得多。”许雪飞说。

在与众多学生、家长的深入访谈后,许雪飞发现,孩子们之所以辍学、流失,除了对学习没有兴趣外,还因为校园没有能够吸引他们的地方,相反,社会上的“诱惑”太多,这些“诱惑”吸引他们离开本应驻足的校园。

如何让孩子能够真正爱上校园?许雪飞的做法是,在现有条件上,尽可能设计社团活动吸引孩子留下来:足球、篮球、舞蹈、吉他、绘画、泥绘......通过一年多的努力,八十二中变了,甚至有以前辍学的学生专门回来参加社团活动。

这一系列努力,无疑取得了一定的成效。学生的流失率明显降低,以前初二有20%多的学生不来上学,新初二这个比例下降到了4%;2014年新招生人数增加至约200名,截至目前,这些孩子的流失率降至1%;学校里开始充满了氛围,调皮捣乱的孩子明显少了。

许雪飞为八十二中带来的改革,迈出了一小步。

重焕新春

二道区的集团化办学为八十二中提供了发展新契机,学校现在对外更名为长春市第一外国语中学远达校区。变化的不仅仅是名称,更重要的学校找到了由外到内的发展动力和方向。借助一零八教育集团的品牌、实力和全面支持,八十二中实现了资源共享、课程共研、师资共用,使学校的竞争力得到了巨大提升。两年来,学校不仅校容校貌发生巨大变化,社会和家长对它的评价也在悄然改变。

许雪飞有了更大的“野心”:让这所薄弱校重焕新春。

2014年9月,由中国教育国际交流协会、中国教育发展基金会、分豆教育联合发起的“千校万人爱心传递”公益助学活动走进长春,在二道区教育局的推荐下,八十二中作为首批被帮扶学校,获得了慧学云智能教育产品。而这一款小小的软件,一不小心让八十二中的命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据第一个使用该软件的荣伟老师介绍,她去参加完这个捐赠仪式后,立马对这个软件产生极大兴趣,马上赶回来向许雪飞汇报;听完汇报后,许雪飞非常激动,立刻联系活动举办方,说赠送的30套不够,他需要43套,他要拿出一个班来做实验。“就这样,我开始使用平台上提供的教学资源,没想到这一用就到了今天。”荣伟说道。

这是一款从外观看便能够激发孩子“贪玩”欲望的软件,其武侠风格的画面甚至让人误以为进入游戏页面。事实上,它的确引入了游戏化教学机制,“状元楼”、“演武场”、“练功房”……这些功能看起来娱乐化十足,内置的却是货真价实的教学资源,如视频、试卷、试题等,而且它们全部来自河北衡水中学、天津南开中学、北师大附中等国内名校。

课堂上,荣伟老师在电子白板、智能答题器、传统PPT、慧学云智能教育平台之间熟练地切换着,用平台上的微课资源布置课前预习,课后的游戏化学习平台让孩子们争相“打怪兽”,作业和试卷答题的智能问诊和分析,结合微课的碎片化知识点复习讲解,学生和老师们通过小小的平台,完成了互动、交流、成长的全过程。

一学期的使用之后,所带来的巨大变化让人吃惊,应用班级成绩突出。许雪飞对这款教学软件所带来的神奇反应记忆犹新,学生像疯了一样,在上面不停地刷题,整个学校的学习氛围开始逆转。“2014年寒假,我用该软件布置寒假作业,出乎我意料的是,第二年开学时,不仅绝大多数学生都完成了作业,41名学生中,还有13名学生通过它提前预习了下学期的课程”。荣伟提到的这个细节,只是日常教学中的一个小插曲。

让八十二中学生对学习产生兴趣的另一大“秘密武器”,便是许雪飞从中国教科院杨艳君老师那里引入的“思维导图学习法”,学生运用它来做笔记,梳理知识点,教师用来备课、讲课、教研。在杨艳君持续不断的热心支持下,思维导图开始在校园里“遍地开花”。长春市教育局副局长和师培处副处长在参观八十二中时,甚至发出感叹,“在长春地区,像八十二中的学生这样能够这么熟练地画思维导图的学校真是太少了!”

走在八十二中走廊里,窗户上、墙壁上、过道里,都贴满了五彩斑斓的“窗花”,这些都是孩子们在平时上课时,根据老师讲解的知识点,自己设计、描绘出来的思维导图。荣伟老师甚至抱怨,“现在作业本都收不上来,学生们画的太精心了,不舍得上交,都自己装订成册留着复习用。”

学习成绩在迅猛提升,而数字,无疑更具有说服力。

2015—2016年期末,八十二中有两人进入集团校前50名,最好的排到第17名,这在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各班级及格率明显提升,有的班级竟达到80%,甚至有的科目半学期便提高了20多分;以前,上课时老师得拿出十多分钟组织纪律,现在几乎不用组织纪律……

在八十二中不到两年的时间,一颗新的种子在许雪飞心中生根发芽,他也有了更多勇气去谈论梦想。“教育是在塑造学生,同时也是在塑造自己。帮助学生们实现梦想,是我最大的梦想。”许雪飞在他的新浪微博签名中写道。

(中国教育新闻网记者李凌 程恺伦)

友情提醒:投资需谨慎!不要盲目投资。本文不代表本站观点!

责任编辑:zj008
微信二维码

浙江热线网版权所有,zjrxz.com.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企业合作:270619162#qq.com (#→@)

Copyright © 2008-2016,工信部备案号:浙ICP备14025871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1994号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