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地点 门票 男子 杭州 时间 中国 北京 女子
首页 > 教育 > 秘闻 > 正文

匈奴第一任头曼单于:鸣镝弑父故事的悲剧配角

摘要:   匈奴单于。当政时辖地东与东胡、南与秦、西与月氏为邻。秦始皇三十二年(公元前2

原标题:匈奴第一任头曼单于:鸣镝弑父故事的悲剧配角-趣历史

  匈奴单于。当政时辖地东与东胡、南与秦、西与月氏为邻。秦始皇三十二年(公元前215年),秦派蒙恬进取河南地,头曼率部属北徙,秦末边防松弛,头曼又悄悄南进。秦二世元年(公元前209年)被其子冒顿所杀。

  名称来源

  一些历史学家认为,“头曼”这个名字可能和蒙古语''tümen''“一万”有关,本来不是人名而是军衔(“率领一万大军的将军”)。但是,这假设颇有争议,因为在中古汉语里,“头”字的声母是定母,属于全浊音,和蒙古语的清声母t-不相符。

  业绩

  匈奴的兴起,是匈奴国家的创立者头曼统治的结果,《史记·匈奴列传》载:“当是之时,东胡强而月氏盛,匈奴单于曰头曼。”说明头曼是首称单于者。另据《汉书·匈奴传》,单于姓挛鞮氏,匈奴人称之为“撑犁孤涂单于”。所谓“撑犁”,意谓“天”;“孤涂”,意谓“子”:“单于”,意谓“广大”。“撑犁孤涂单于”,直译即“天之子”,意谓“天宇之下的伟大首领”。充分反映了氏族部落制度已完全为国家所取代,而氏族部落首领也已转变为国家至高无上的领袖的事实。不言而喻,头曼统治时期的匈奴社会,正是原始社会趋向瓦解,奴隶制度形成的时代。因而国家机构的建立,正是适应这种需要而产生的。它是匈奴政治、经济发展的必然产物。

  头曼统治时,匈奴虽然已发展成为一支强大的政治、军事势力,但由于旧的所有制关系还没有完全消失,而新的生产关系和生产力的发展又很不完善,加上“东胡强而月氏盛”,中原地区又处于强大的秦王朝统治之下,因此,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匈奴势力一直被局限在阴山至河套以北一带。及冒顿继位后,始有较大发展,并迅速走向鼎盛。

  继承人

  冒顿是头曼长子,初被质于月氏。头曼爱其异母弟,曾阴谋借月氏之手杀之。冒顿得悉,盗取月氏善马逃回。他的英勇行动,使头曼受到感动,遂授之为“万骑长”。冒顿为洗雪前耻,刻苦练习骑射,严格训练士卒,于公元前209年(秦二世元年)杀死头曼,自立为单于。

相关故事

  鸣镝弑父匈奴头曼单于为了达到废冒顿而另立后娶阏氏之子的目的,想到了一个在他看来绝妙的办法:派冒顿作为匈奴使节出使月氏国。出使月氏怎么能达到头曼单于除掉冒顿的目的呢?原来,匈奴和月氏的关系一向不是很好,时有冲突发生,为了双方能和平相处,于是约定互相派出使节(一般都是各自的太子)作为人质,从而实现“井水不犯河水,你若不守规矩,我就杀了你的接班人”。

  头曼要的就是月氏替自己除掉冒顿,好另立接班人。于是,冒顿前脚刚到月氏国,头曼单于就悍然出兵攻打月氏国。为了另立接班人,可见头曼单于下了多大的决心,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下得去如此狠手。

  得到匈奴攻打月氏的消息

  冒顿明白了父亲的意图,痛心到了极点。危急关头,冒顿迅速偷了一匹马连夜逃回了匈奴,捡回了一条命。

  眼看这个儿子竟然如此命大,这样都死不了,头曼单于的杀心也不是那么重了,相反,还从心里对这个机智过人的儿子颇有几分欣赏。于是,头曼单于封冒顿为万户长,并拨出10000名骑兵供他调遣。

  头曼单于万万没有想到,正是这10000名骑兵,最终将会要了自己的老命。

  头曼单于对冒顿另眼相看了,并不代表冒顿也对自己的父亲既往不咎了,相反,从他得知父亲想假月氏之手杀掉自己的那一刻起,他对自己的父亲就只剩下仇恨了,而且是不共戴天的仇恨。

  得到10000名骑兵的冒顿并没有马上对自己的父亲动手,因为他知道此时时机还不成熟,这支骑兵队伍并不绝对听命于自己,而身为单于的父亲手上的兵力何止10倍于自己,此时动手无异于自寻死路,为了让这支骑兵队伍完全忠于自己,冒顿决定用自己的方法来调教他们。

  为此,冒顿发明了一种响箭,这是一种特殊的箭,名字叫“鸣镝”,也就是射出去之后会发出鸣响的箭。接着,他对手下骑兵们下达了这样的命令:鸣镝所射而不悉射者,斩之。

  几天之后,冒顿召集骑兵们外出打猎,实际上是第一次对骑兵们进行调教。看准一头野猪,冒顿拉弓放箭,射出了鸣镝。有的骑兵把冒顿几天前的命令忘记了,呆呆地坐在马上没有任何反应,冒顿当即下令把这些没有射箭的骑兵统统杀掉。

  过了几天,冒顿又把骑兵们召集了起来,进行第二次调教,这次不是打猎,冒顿把鸣镝射向了自己心爱的座骑。机灵的骑兵眼疾手快,跟着冒顿就拉弓放箭。

  更机灵的骑兵想,射杀了冒顿心爱的马,如果他追究起来,那不就惨了?就在他们这么想的时候,冒顿的马刀也就架在了他们脖子上了。

  又过了几天,骑兵们再一次被集合起来,他们不知道,这是冒顿对他们的一次残酷的调教,是对他们人性的挑战——冒顿把鸣镝对准了自己最宠爱的妻子。

  经过前两次的教训,很多人学乖了,紧跟着冒顿把箭射向了这个可怜的的女人。

  当然,也还是有一些骑兵知道野猪和马毕竟都是动物,而现在面对的却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而且是冒顿最心爱的女人,于是,他们迟疑了,于是,他们为此付出了自己的生命。

  经过了这一次最残酷的调教,剩下的骑兵都惟冒顿命是从了。但是,以上的目标都不是冒顿的最终目标,他的最终目标是自己的父亲——头曼单于。

  为了解决自己的最终目标,实现自己的最终目的,冒顿又一次把鸣镝射向了头曼单于的座骑。

  对骑兵们来说,如果说这只是一匹马,那是不对的。在他们眼里,这是一匹好马,而且是直接领导(冒顿)的最高领导(头曼)的好马!直接领导的东西,直接领导自然可以作出处理决定,但是最高领导的东西,直接领导就不一定有权力作出处理决定了。

  射,最高领导那关过不去;不射,直接领导这关过不去。

  射?还是不射?这真是个艰难的决择!

  冒顿已经射出了第一箭,经过短暂的思想斗争,同时结合前三次经历,大多数骑兵还是把箭射到了头曼单于的座骑,少数人还是在迟疑的时候一如既往地做了冒顿的刀下鬼。

  经过这四次的调教,冒顿得出了一个正确的结论——剩下的骑兵已经完全听命于自己了。于是,他又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抬起了手中的鸣镝,把目标指向了自己的最终目标——自己的父亲——头曼单于。

  公元前203年,趁头曼单于外出打猎的时候,冒顿带着手下骑兵随行,这正是解决最终目标的最佳时机!冒顿又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射出了鸣镝,目标——头曼单于。

  经过那么多次的调教,骑兵们都学得聪明了,全部把手中的箭射向了最高领导,转眼间,头曼单于就被射成了刺猬。

  头曼单于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死在了自己的儿子手中,而且杀自己的“刀”(10000名骑兵)还是自己亲自送给他的。

  杀了头曼单于,冒顿当即把差点让自己丢了性命的罪魁祸首——阏氏和阏氏之子也一起杀掉了。

  手中的鸣镝已经完成了它的使命,这是一支死亡之箭,冒顿将它折断在地上。

友情提醒:投资需谨慎!不要盲目投资。本文不代表本站观点!

微信二维码

浙江热线网版权所有,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企业合作:270619162#qq.com (#→@)

Copyright © 2000-2012, zjrxz.com. 浙ICP备14025871号-1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