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地点 门票 时间 男子 杭州 北京 中国 浙江
首页 > 教育 > 秘闻 > 正文

唐王朝的奇迹上位:根源在于隋朝自己编造的谣言

摘要:   对于初唐的分界,其实是有很多争论的。好在我这不是在编如司马光般的编年史,而是

原标题:唐王朝的奇迹上位:根源在于隋朝自己编造的谣言-趣历史

  对于初唐的分界,其实是有很多争论的。好在我这不是在编如司马光般的编年史,而是手法松散的野史乱弹,专找正史没有大张旗鼓记载的趣事来开刀,也就是俗话所说的“专找软柿子来捏”,武术都是专找软肋来攻击的,天机不可泄露。

  最记得的是小时候读过的一首十分有趣的小诗:鹅鹅鹅,曲项向天歌。白毛浮绿水,红掌拨清波。此诗通俗易懂,明白如话,却又引起共鸣,据说这就是诗歌的最高境界,一如李诗仙的“床前明月光”晓畅淋漓。

  这诗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写出来的,它的主人就是初唐四杰骆宾王七岁时的名作,神童呀。我最欣赏的就是那绝妙的色彩,白绿红,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泾渭分明,就如解放区明朗的天一样赏心悦目,战地的黄花一样别有风情。也像他在著名的《讨武曌檄》所说的“请看今日之域中,竟是谁家之天下!”一样有气势,弄得被炮打司令部的天下一姐武则天一愣一愣的,如此人才居然不是我们阵营的,还对她的宰相大臣乱发了一通女人特有的怪脾气,说他没有笼络人才的雅量,没有团结同志的水平,搞不好安定团结,差点撤了这个倒霉蛋。

  哈哈,爱死这个小屁孩,七岁时我们撒尿还不知道方向呢,他已经白毛浮绿水小荷已露尖尖角了。像他这样的人在唐朝也是俯拾皆是,初唐四杰的另一杰王勃也是少年得志,《滕王阁序》光照千古,一句“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惊艳千百年,引用率之高没人能统计得出来。大唐人,强呀,这么好的题材不写,怎一个浪费了得。

  既然对于唐朝的几个阶段分野大家都有争议,不如用一个另类标准来标新立异一下,那就是以文学史家的标准,从唐朝开国到唐玄宗开元初年,大概就一百年左右吧。反正这些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大家知道一点就够了,此为背景。以下我们一起来重温初唐的光辉岁月。

  唐朝的江山是如何得来的,众说纷纭,不一而足。有的人说是隋炀帝太残暴太淫荡,弑父夺妃,不亡国才是老天爷瞎了眼。而当时的李氏家族又是陇西军事贵族,也就是近似于民国时期拥兵自重的大军阀集团,李渊的几个儿子又都是带着虎狼之师,往往有摧枯拉朽之势,当然是非李莫属了。

  其实,据一个小道消息说,李渊是借助一个“莫须有”的政治谶语得天下的。

  这个,基本上是有点玄乎,也有一点儿戏,信不信由你。

  中国有一个十分奇特的政治现象,那就是几乎每一次的改朝换代基本上都是先从谶语也就是政治谣言开始的。从陈胜吴广利用“鱼腹丹书”的政治谶语“大楚兴,陈胜王”到红巾军的“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的歌谣,无不蕴含超强的政治号召力,这便是舆论的力量!

  据说,唐朝就是因为一个政治谶语而得天下的,舆论先行呀。

  隋朝末年,天下大乱。隋炀帝的横征暴敛醉生梦死更加速了隋朝的灭亡。

  社会动乱的时候往往是盛产谣言的时候,这是屡试不爽的事实,这谣言甚至能顶三十个师用。这正如一个开国皇帝一出世就有异象一样相映成趣。不是开国皇帝的母亲梦见和神龙交媾,就是飞沙走石,雷电交加,天文大潮,神物出现,以表要降生的人与芸芸众生的有别之处,说穿了这就是宣传,宣传是另类原子弹也。

  当时的社会上流传着这样的神秘谶语:“李氏当为天子”。

  鬼知道这样的巫婆语言似的无从考证的闲言碎语是怎样传开的,它的传播源出于何处,谁是始作俑者,大家一概不知,是不是李氏的陇西军事贵族的间谍故意为之都已经成为了千古之谜。反正是吹牛不上税,法不责众,你奈我何?

  反正,这引起了以隋炀帝为核心的隋朝第二代领导集体的极大恐慌,特别是在那种火星四起的乱世,隋国的统治者非常害怕群众的力量,于是集中力量扑灭星星之火,以防它成为燎原之势,烧焦了自己。

  于是隋国的谍报部门发扬连续作战的精神,他们都深刻领会太上“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漏过一人”的精神实质,大开杀戒。

  这样,就有一个人要倒霉了,他就是大将军李浑。

  哈哈,谁叫你也姓李呢?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乱姓。这只怪跟错父母改错姓,糊里糊涂成了冤大头。

  杀他的便是他的政敌宇文述,也就是弑君的宇文化及他爹。

  说起来,宇文述和李浑还是正儿八经的亲戚关系,前者是后者的舅老爷,怎么就不顾亲情做了李浑了?

  说起来,这李浑也是可恨之人,名如其人,浑呀。李浑虽是一个美男子,一表人才伟岸男子的款式,却是一个贪财好色之徒,据说大小老婆几百个,堪与天下第一牛淫棍隋炀帝有一比。

  李浑曾用非常手段夺得侄子的巨额财产和显贵爵位,当时宇文述帮过大忙,曾向还是太子的隋炀帝保荐,李浑感激涕零,并许诺说事成之后给舅老爷每年收入的一半。谁知事成之后李浑过桥抽板,成了恶意赖账者,也就是说他给舅老爷开了空头支票。

  这小子也太浑了,天上雷公地下舅公,连舅老爷也敢骗,真是吃了豹子胆了。宇文述是何等之人,连隋炀帝面前都能说得了话的人,你小子居然敢耍他,这不是找死吗?从此埋下了祸根。

  于是宇文述从此以后整天想用计整死这个好外甥,真是小人之交常戚戚也,与损友交,必有损失也。

  正好当时社会上流传了“李氏当为天子”的谶语,有好事的大臣建议尽杀天下李氏(这样的好事者朝朝都有)。

  哈哈,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聪明过人又政治嗅觉灵敏的宇文述终于想到了一条斩草除根的毒计。

  于是他立马向隋炀帝递上了悄悄话,说我虽然和李浑这小子是亲戚(装得好像要太义灭亲的样子),但我近来感觉他怪怪的,常和李敏(也是亲戚,反正是门当户对了)等开小会,神秘兮兮的,李浑位高权重又是统领卫戍部队的,这个里面恐大有文章,主公你要多加小心呀。

  宇文述这么阴阳怪气地一说,隋炀帝立马惊出了一身冷汗。这不是暗示他李浑这小子有颠覆中央政府的企图吗?换句现代话说,宇文述这老乌龟就是铁了心要李浑背上一个反革命颠覆罪。

  颠覆作反那是杀头罪呀,这宇文述够他妈心黑的,你的浑外甥不就是赖了你老一点账吗?看你也不是穷人,甚至也是富可敌国,况且那也不是你的财产,你甚至没有和你的帅外甥签约,充其量也就是一个不作数的口头承诺而已,酒桌上的事怎能当真?真是越富越贪,欲壑难填耶,居然还招招下杀手,你也够阴毒了,难怪宝贝儿子成了弑君英雄,原来是虎父无犬子,有样学样啊。

  这不,多疑的隋炀帝越想越不是滋味,“李氏当为天子”,原来是这小子呀,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枉我平时对他那么好,他侄子的巨额财产也是我帮他参奏夺回的,恩同再生父母,这小子居然人心不足蛇吞象,恩将仇报连我的皇帝宝座也想分一杯羹,狗日的东西看他人模狗样的居然如此变态,把他办了。

  李浑虽然是一个贪财小人,但还不至于贪到篡党夺权要皇帝宝座的地步,他也是有这个贼心没这个贼胆,当然也是极力喊冤,成千特务去搜家也没有发现谋反的证据,因为李浑原本就不是反贼。

  最后,恼羞成怒的隋炀帝还是不依不饶,派专案高手宇文述亲自出马,此公的手段绝不亚于康生当年办案的水平,他用的是逆向思维,从敌人内部策反,骗取了李浑的儿媳也就是姓宇文的信任,把一个宇文述口叙的谋反状让宇文氏实录,以换取宽大处理。宇文氏是一个头发长见识短的女人,以为这样就可以戴罪立功,不被流放,于是以“亲历者”的身份把它写了出来,这下事情就闹大了。

  宇文述如获至宝,连忙把它交给了同样变态的隋炀帝,隋炀帝居然对宇文述感激涕零,哭得像一个小孩似的,以为他为隋朝保全了社稷,于是李浑被斩首,全家人被杀了32人,其余悉数发配充军,最惨的是以为能戴罪立功的宇文氏也被杀人灭口了。

  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诛灭了反贼李浑后,隋炀帝以为可以高枕无忧了,谁知道此李不是彼李,真正成为天子的却是李渊,真正坏了隋朝江山的就是宇文述父子,真是开了一个大大的国际玩笑。

  有隋两代,冤狱无数,其他比较有名的是史万岁案、贺若弼案、杨玄感案等,死人无数,尤其是杨玄感案杀人最多,达三万余人,足足三个加强师,可谓是伏尸遍野血流成河,很多人都是冤死的。我都有点怀疑隋二世杨广这个杀了父亲又强暴父亲小老婆的超级变态是杀人魔王投胎重生的,不然如何动不动就大开杀戒,这样杀来杀去,自己的内部早起空空如也,成了被掏空的纸老虎,只要有人振臂一呼,不用多少力量就可以把隋朝灭了,更不用说唐公的虎狼之师了。

  所以说,隋朝是自己挖了自己的坟墓。流言助李唐打下了江山。

友情提醒:投资需谨慎!不要盲目投资。本文不代表本站观点!

微信二维码

浙江热线网版权所有,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企业合作:270619162#qq.com (#→@)

Copyright © 2000-2012, zjrxz.com. 浙ICP备14025871号-1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