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地点 门票 时间 男子 杭州 北京 中国 浙江
首页 > 教育 > 秘闻 > 正文

唐朝历史上哪对父子竟然从情敌最后变成了死敌?

摘要:   中国历史上的王朝无论多么黑暗、混乱,都会有那么几个人的表现可圈可点,即使没有  打仗可不是谈经论道,谁有道理谁就赢了,全凭实力和智慧。在智慧方面,刘守文和刘

原标题:唐朝历史上哪对父子竟然从情敌最后变成了死敌?-趣历史

  中国历史上的王朝无论多么黑暗、混乱,都会有那么几个人的表现可圈可点,即使没有英雄,也会有枭雄,实在不济也不会给自己生活的朝代丢面子,出些奸雄之类的人物。唯独五代十国,几乎可以说是清一色的流氓、浑蛋。人们喜欢把五代时期头号浑蛋的帽子叩在朱温头上,理由是他在滥杀无辜、荒淫无耻方面的表现极为突出。具体细节可以参见小朱同志的个人“奋斗史”,这里就不详细表述了。其实在五代中,名次排在最后的流氓也不能说和第一名就不在一个档次上,可谓没有最坏,只有更坏。朱温的故事固然是千古一绝,我等泛泛之辈只能遥想,不能观摩,和他同时期还有一个人的混账程度和他有得一拼,此兄就是桀燕国的建立者刘守光。

刘守光是深州(今河北深州)乐寿人,乃卢龙节度使刘仁恭之子,算是标准的高干子弟。唐末节度使是雄踞一方的割据势力,是地方的土皇帝。既然是土皇帝,按照惯例,就有了欺压百姓、唯我独尊的资格和权力。刘仁恭也不例外,好在他的爱好只有两个,一个是喜欢享受荣华富贵,另外一个就是喜欢结交一些道士炼丹,期望能够长生不老。据《新五代史》记载,刘仁恭“骄于富贵。筑宫大安山,穷极奢侈,选燕美女充其中。又与道士炼丹药,冀可不死。令燕人用墐土为钱,悉敛铜钱,銮山而藏之,已而杀其工以灭口,后人皆莫知其处”。然而五代时期,军阀混战,民间女孩个个面黄肌瘦,毫无姿色可言。刘仁恭不挑不拣,用数量来弥补质量的遗憾,后宫人满为患,妻妾住房紧张程度堪比今天那些蜗居者。喜欢女色我不奇怪,毕竟是爷们儿么,但我实在不明白他哪儿来的那么多精力,可真够难为这老爷子的了。

  和刘仁恭妻妾数量不成比例的是,他的儿子不多,而且质量都不高,比较笨。看来制造后代和雕琢工艺品一样,下什么样的功夫出什么样的活儿。笔者以前还对“上梁不正下梁歪”这句祖训深表怀疑,后来史书读多了,方明白老祖宗的每句话都是由无数次的实践得来的,虽然不能说明全部,但绝对可以代表大多数。有了父亲做榜样,刘仁恭的两个儿子也都不是省油的灯。他的次子刘守光玩腻了自己的那些妻妾,就把目光瞄准了老爷子的。刘仁恭有个爱妾罗氏,“生得杏脸桃腮,千娇百媚”,于是一天刘守光就趁老爷子不在把罗氏给“烝”(烝,古代指与母辈淫乱)了。从伦理学来说,这叫乱伦,但刘守光要的就是这个,图的就是新鲜和刺激。


  刘仁恭知道后鼻子都气歪了,虽然这种事情他也能做得出来,但轮到自己当乌龟,而且是当自己儿子的乌龟,那是无论如何都忍受不了的。他立即下令把刘守光抓来,一通乱棍痛扁,“逐之”。这不像是父亲教育儿子,倒像是对付情敌用的招数。如此不体面的事情发生以后,刘仁恭更加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富贵生活,绝不允许别人动了他的奶酪。不过刘仁恭能这么做是因为他还是有点能力的,尤其是在打仗方面,非常有一套,作战时擅长挖地道攻城。这招不得了,若干年后中国人改进此法攻打装备精良的日本鬼子也很有效果。然而没过多久,他的老对头朱温趁其不备的时候派大将李思安领兵去攻自己的老巢幽州。李思安“营于石子河,仁恭在大安山,(幽州)城中无备”,当时正在逍遥的刘仁恭听到这个消息后顿时慌了手脚。

  正当刘仁恭束手无策的时候,他的儿子刘守光已经领兵疾奔幽州,抢在李思安军队前面先进了城。经过一番周旋,李思安败退。刘仁恭知道后很是欣慰,这小子虽然作风不检点,但娃还是个好娃,不记仇,知道我危险了还能第一时间来支援,不像某些人每到关键时刻跑得比兔子还快。谁知正当刘仁恭欣慰的时候,另一件事却让他料想不到。刘守光自从搬进幽州城后,就再也不肯挪窝了,甚至宣布由自己来担任卢龙节度使,不声不响地罢了父亲的职务。刘仁恭知道后又把鼻子气歪了,算上上一次把鼻子气歪,这回刚好能把鼻子扶正了。气急之下的刘仁恭正准备纠集军队的时候,刘守光的军队已经送上门来了。这群将士先打败老爷子的军队,然后再把刘仁恭捉回幽州。刘仁恭终于还是回到了自己的老巢幽州,不过这回他住的是他以前用来关押犯人的地方。

  刘守光当上幽州城的老大后,父亲那一套娱乐设施可以说是物尽其用,后宫那些高矮胖瘦的妻妾他也是不挑不拣,照单全收。在以后看来,这实在是大逆不道的事情,但在当时也没有什么,因为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见多也就不怪了。老百姓个个都能看得开,唯一看不开的是驻守在沧州的刘守光的哥哥刘守文。刘守文之所以光火估计主要原因是他没有捞到好处。按照遗产继承的规则,父亲的东西应该有他的份儿,而且是一大份儿。出师需要有个由头,刘守文的由头就是说刘守光大逆不道,甚至动情地说父母把他们抚养这么大不容易,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再怎么著也不能将老爹关起来啊。他的动情演说获得了将士们的强烈支持,表示愿意攻城。刘守文看到后很高兴,这个社会有良心的人毕竟还是有的。但他估计不知道,将士们想攻城是为了幽州城内的花花世界和大姑娘。那年头,良心不被狗吃的人也早已被社会污浊的空气给腐蚀了,因为纯真就意味著傻。

  打仗可不是谈经论道,谁有道理谁就赢了,全凭实力和智慧。在智慧方面,刘守文和刘守光都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蠢得不分上下。所以只有比实力了,刘守光实力强一些,所以他获胜了。无奈之下,刘守文只好向契丹和吐谷浑求援,援兵四万人到达后才帮助刘守文打败了刘守光。打胜后,刘守文为了向别人证明自己良心还是大大有的,“阳为不忍,出于阵而呼其众曰:‘毋杀吾弟!”你说平时你作秀也就罢了,战场上你还要体面,只能说是蠢得无可救药了。刘守光的一个下属正好趁此机会,在刘守文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突然袭击,结果活捉了他。刘守光见状,精神顿时焕发起来,指挥手下反败为胜。刘守光和刘守文虽然智商都不太高,但也有不同,就是刘守光要做就把事情给做绝,让你没有话说。于是,他在打败刘守文后又率领军队去攻打沧州。沧州的守卫是孙鹤,这个人是那个时期少有的不是白吃饭的。他知道情况后,就拥立刘守文的儿子刘延祚为首领,率领将士坚守沧州。

  这一坚守就是几个月,沧州“城中食尽,米斛直钱三万,人相杀而食,或食墐土,马相食其骏尾”。文弱的书生外出,常常被长得粗壮的人杀掉当粮食吃。无奈之下,刘延祚、孙鹤只得投降。孙鹤为刘守光效力。沧州攻下之后,刘守光毫不犹豫地把哥哥刘守文杀死了,因为他深知一个道理:世上不对自己构成威胁的只有一种人,那就是死人。囚禁父亲,杀死哥哥,世上该做绝的事情他都做了。这时他将幽州和沧州全部纳入自己的统辖范围,势力范围扩大了许多。时间久了,刘守光也逐渐有种老子天下第一的感觉,无聊的他就需要找乐子。可是普通的乐子无法刺激他的神经,他就开始把自己有限的创造性思维用在刑罚上。他为了惩罚犯人,很舍得进行基础性建设的投入,在牢房里,刑具极富特色,设备齐全,其中有铁笼子和铁刷。“每刑人必以铁笼盛之,薪火四逼,又为铁刷劀剔人面。”让人免费体验生不如死,效果据说比凌迟处死还要好。

  他所管辖的地区,只要是能跑的,前面哪怕是火坑也会毫不犹豫地跳下去。土皇帝就是好啊,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但刘守光不满足,老认为名分很重要。他经常穿著赭黄龙袍,顾谓将吏曰:“当今海内四分五裂,吾欲南面以朝天下,诸君以为何如?”说完这话,下面群臣没反应,看来都对这个土鳖实在看不过去,连话都懒得回。最后问的次数多了,原来他哥哥手下的那个孙鹤终于忍不住了。此君虽然是个贰臣,但为人还算比较端正,最起码在吃猪头肉的时候没有用油把良心给昧了。他劝阻刘守光说时机还没有到,如果称帝的话容易给别人留下口实来进犯我们。比起称帝,当下更重要的是整顿军队、储存粮草和安抚百姓。一席话把刘守光的兴致全扫了。

  刘守光暂时没有称帝,并不是说他的这一英明决定就能让愚蠢离他远去。这世上就是有这么不开窍的人,浑蛋还不够,非要向别人证明自己是笨蛋。刘守光没有当上皇帝,就写信给河东的李存勖让他推举自己做北方的盟主。李存勖将计就计,于是联合其他割据势力尊称他为“尚父”。在古代,“尚父”是相当尊敬的称呼,意思是像父亲一样值得尊敬的人,获此称呼的人有姜子牙吕不韦等人。虽然是尊称,但要看用在谁身上,董卓也被人称作“尚父”,在后人看来,却多少有点讽刺的意味。刘守光的这个“尚父”,翻译成现在的意思就是皇帝干爸。但是眼下大唐皇帝早就死了,大梁皇帝朱晃比他爹刘仁恭还大,也不知他想当谁的干爸。因此可以说此时的刘守光绝对是官迷心窍,其实就是再给他戴个玉皇大帝的帽子也没有什么实际的意义,但是人家就爱这口,谁也没有办法。而所有的这一切,连他自己都是糊涂万分,一直以为他们那些人已经答应自己当皇帝了。等后梁和河东的使者到了后,刘守光的手下官员便用唐朝太尉的礼仪来准备他的就职典礼。刘守光不解地问:“这礼仪当中怎么没有改年号和行郊祀礼呢?”梁使回答得也很直接:“尚父虽尊,犹是人臣。”

  这话对刘守光绝对够刺激,他听后大为光火,说:“方今天下鼎沸,英雄角逐。朱公创号于夷门,杨渭假名于淮海,王建自尊于巴蜀,茂贞矫制于岐阳,皆因茅土之封,自假帝王之制,然兵虚力寡,疆场多虞。我大燕地方二千里,带甲三十万,东有鱼盐之饶,北有塞马之利,我南面称帝,谁如我何!今为尚父,孰当帝者!”意思是好像除了他能当外,别人都不配似的,这家伙绝对没有撒过尿照照自己是什么货色。这回孙鹤是真的看不下去了,没有犹豫就劝正在气头上的刘守光说不可。刘守光也就没有上回那么善良了,直接让手下把孙鹤剁碎了——老虎不发威你还以为我是病猫啊。孙鹤死后自然没有人去反对他称帝了,于是刘守光在公元911年8月搞了个盛大仪式,宣布自己为大燕皇帝,改年号为“应天”,甚至把两个大梁来的史臣硬逼著封了正副宰相。有几个不知好歹的部属还在拼命阻拦,他脖子一梗,统统把脑袋给削掉,图个耳根清净。

  在刘守光称帝的那一刻,李存勖的时机也就成熟了。于是他派大将周德威领兵出战,联合镇州和定州兵夹击幽州。刘守光陷入孤立境地,方发现自己当上皇帝后真的成为孤家寡人了。他向后梁和契丹求援,但他们都不愿再帮助这个朝秦暮楚的小人。可见人无论多么发达都要注意树立好的口碑。反抗不成,他就只好乞求周德威宽恕。周不许,他又用金银锦缎去贿赂,周德威和自己的工资收入换算一下感觉还比较合算,就把他的意思传给了李存勖。李存勖来了,对躲在墙头上的刘守光大骂,说他不仅没有复兴大唐江山,反而效仿朱温称帝。刘守光哭丧著脸说只想求得一命,最后李存勖断弓发誓,说他如果投降,一定保他性命。谁知刘守光的一个手下李小喜却劝他不要投降,让他再等几天观看一下形势变化。刘守光一想也对,认为自己实力也不弱,鹿死谁手还指不定呢,这样要是投降了实在太窝囊了,于是就采纳了这个建议。

  然而比较搞笑的是,当他拿定主意回头一看,却发现那个劝他不要投降的李小喜在当天晚上就投降了。李存勖也感觉自己被捉弄了,第二天就下令攻城。城破,最后将刘仁恭的亲属三百余口全部抓获。然而刘守光却逃脱了,原来城破的时候他和自己的大老婆李氏、小老婆祝氏和三个儿子化装混出了城。由于不是背包旅游,他们“沿路寒疮足踵,经日不食”。到“燕乐县,匿于坑谷,令妻祝氏乞食于田父张师造家”,结果因为太细皮嫩肉了,很快被人认出来,终于还是被抓回了幽州。和刘守光一样,作为流氓的李存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饶过自己的对手的。在流氓的世界里,仁慈就意味著自掘坟墓,况且他老爹李克用在临死之前还特别嘱咐他一定要宰了刘仁恭父子为他报仇。因为刘仁恭当年曾做过对其背信弃义的事情。冤有头债有主,刘守光与他老爹早就恩义两绝,但债还是要替他还的。尽管刘守光知道自己难逃死命,却还是鼻涕一把泪一把地求李存勖饶了他。李存勖嫌他聒噪,直接用刀切断他的那些废话,使他身首异处。至于刘守光的老爹,则被李存勖押到雁门祭父。

相关专题:唐朝皇帝列表

友情提醒:投资需谨慎!不要盲目投资。本文不代表本站观点!

微信二维码

浙江热线网版权所有,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企业合作:270619162#qq.com (#→@)

Copyright © 2000-2012, zjrxz.com. 浙ICP备14025871号-1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