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地点 门票 男子 时间 杭州 北京 中国 浙江
首页 > 教育 > 秘闻 > 正文

唐高宗李治的恋母心理:高宗迷恋武则天是这原因

摘要:   唐高宗李治历来都被一些人看作是昏懦之君,被武则天以媚术迷惑,致使李唐王朝大权  李治与武则天初遇时,还只是个年轻的太子。武则天则刚刚入宫,是太宗的才人。当时

原标题:唐高宗李治的恋母心理:高宗迷恋武则天是这原因-趣历史

  唐高宗李治历来都被一些人看作是昏懦之君,被武则天以媚术迷惑,致使李唐王朝大权旁落。其实在这段历史时期,唐高宗的作用往往被人们忽视了。事实上,高宗之所以会如此迷恋武则天,是由于他的恋母心理,使他对武则天产生了一种似母亲又似情人的感情。

  现代心理学证明,儿子有一种强烈地渴望母亲的照料、保护、无处不在的爱和赞许的欲念。这种心理被称之为恋母心理。具体到唐高宗李治,就是指他对其母长孙皇后的依恋和爱恋。那么,长孙皇后在高宗的心里是怎样的一个形象呢?

  长孙皇后是唐太宗李世民的原配夫人,并为其养育了三个儿子。长子李承乾、四子李泰、九子李治。李治最小,自然最得母亲的宠爱。史称长孙皇后喜好读书,做事必按礼法。对她的公公唐高祖十分孝顺,又贤德宽厚,与后宫众嫔妃皆能融洽相处,待宫中诸王子、公主犹如自己亲生儿一般,因此宫中无不爱戴。在李治幼小的心灵中,母亲是温柔而又慈爱的。

  在唐朝创业之初,长孙氏随李世民征战南北,与她的哥哥一样,为唐朝的创建立下了大功。在玄武门之变中,李世民杀兄逼父,这和时人的道德行为是不相符合的。关键时刻,是长孙皇后挺身而出,亲慰将士,使军心大振,一举歼灭了李建成、李元吉的势力,使李世民顺利地登上了皇位。随着年龄的增长,李治逐渐感悟到,他的母亲是英明果断、不让须眉的女中豪杰。


  太宗即位后,长孙氏被册封为皇后,母仪天下。她不仅将后宫管理的有条不紊,还积极辅佐太宗,对太宗有极大的影响力。每逢大臣直谏,触怒了太宗,她总会从中调节,力陈谏臣忠君爱国。一次唐太宗退朝后怒气冲天地说要杀“田舍翁”,长孙皇后问是怎么回事。太宗说魏徵总是在上朝的时候侮辱我。长孙皇后听后,马上换上朝服向太宗祝贺,并说:“妾闻主明臣直,今魏徵直,是陛下之明故也,妾敢不贺!”一番话让太宗顿感欣慰。魏徵能在唐太宗身边多年直谏而不遭贬杀,与长孙皇后对太宗的规劝不无干系。甚至是在长孙皇后病重之时,还不忘国事,劝太宗把被贬的房玄龄召回朝中加以重用:“玄龄事陛下,小心谨慎,奇谋秘计,皆所预闻,竟无一言漏洩,非有大故,愿勿弃之。”她死后不久,太宗就把房玄龄召回,官复原职。长孙皇后就是这样时时刻刻地帮助着丈夫,即使到了垂危之际还告诫他要“亲君子,远小人,纳忠谏,屏谗慝” 。长孙皇后死后,唐太宗看着她生前所写的《女则》一书,痛苦道:“皇后此书,足可垂于后代。我岂不达天命而不能割情乎!以其每能规谏,辅朕之阙,今不复闻善言,是内失一良佐,以此令人哀耳!”可见,长孙皇后是深谋远虑,参政甚深,对太宗极有影响力的一位富有智慧的女人。李治当时虽然年幼,但也逐渐明白,母亲是一个深谋远虑,有极强的议政、参政能力之人。

  可惜,如此温柔慈祥、英明果断的母亲竟然在李治8岁时永远地离他而去了!8岁的孩子,正是享受母爱的年龄,失去母亲使他痛不欲生。“哀慕感动左右,太宗屡加慰抚”。母亲的早逝给高宗的心灵带来了深重的创伤。

  心理学大师弗洛伊德认为:“在男人身上,当他们还小的时候,母亲以及其他照顾他们的女性对他们的情爱,日后出现在记忆里,也是一份重大的力量,指导他们去趋向女人。”对母亲的爱使男孩“总在寻找一个能代替母亲形象的女人,因为这个形象从他最稚嫩的年代开始,早已统辖着他的心灵”。这段话用在李冶身上是极其适合的,因为他的心灵中的确是被他母亲占据了。

  勾利军教授认为,之后十多年,李治对母亲的思念更深了,他在潜意识中一直在不断地寻找与母亲相似的女人,直到他遇到了武则天。

  李治与武则天初遇时,还只是个年轻的太子。武则天则刚刚入宫,是太宗的才人。当时李治身边并不缺少女人,但武氏的成熟稳健以及她颇似长孙皇后的气质深深地吸引了高宗。很快,武则天就由太宗的后妃变成了高宗的情人。而到永徽年间,高宗在感业寺又见武媚娘时更是感慨万分,相对落泪。此时的武氏历经坎坷,更透露出一种成熟女人的风韵,一种颇似母亲的气息,这强烈地吸引着高宗。

  此时的高宗,初登帝位,心请十分压抑。一方面,他懦弱的性格使他无法驾御群臣;另一方面,辅政大臣以长辈自居,时时拿太宗来压他,动辄训导,使得高宗除了点头答应外毫无发言权。太宗虽死,但消失的只是他的肉体,他的余威仍旧压在高宗身上,甚至笼罩着整个朝廷。此时的高宗多么希望能得到母亲的支持和安慰啊!就在这时,武氏再次出现。虽然武氏与长孙皇后实际上有很大的差别,但在高宗眼里,她们是多么相似啊!

  武则天性格刚烈,又有豪气。这在她入宫之初就表现无疑。她在做太宗才人时,曾自告奋勇为太宗驯一匹名叫狮子骢的宝马。此马肥壮暴烈,无人能驯。武氏说只要给她三样东西,她就能驯服此马:“一铁鞭,二铁挝,三匕首。铁鞭击之不服,则以挝其首,又不服,则以匕首断其喉。”这种勇武刚烈的性格正是高宗所缺乏的,但又是他最需要的。看来武氏最令高宗倾倒之处就在这里。有了这种气概,高宗就能增强信心,使他在群臣面前挺直腰杆说话。

  同时,武氏又是温柔的。史称“武氏巧惠,多权数,初入宫,卑辞屈体以事后,后爱之,数称美于上”。武氏重回宫后,对当时高宗的皇后王氏“卑辞屈体”,服侍得体贴周到,王皇后对她赞不绝口。她侍奉高宗则更是加倍地温柔体贴,使高宗感受到了如母亲般无微不至的关怀。

  在武则天当上皇后和参政之后,她在政治上的能力与才华更是发挥得淋漓尽致。武氏在太宗身边服侍了12年,却未被其重视。太宗英明睿智,慧眼识天下英才,却偏偏对身边这个相伴数十年的“中国历史上最奇特之人物”视而不见。反倒是他懦弱无能的儿子发现了这个奇女子,并对她依恋终生。是来自高宗心灵深处的对母亲的挚爱,使他发现了这个颇似母亲的女子。对高宗来说,武氏是情人,更是母亲;是妻子,更是得力的助手。有了她,高宗可以摆脱太宗的阴影,可以驾御群臣,可以开创另一个“贞观之治”。事实也证明,武氏的能力并没有让他失望。

  李治历来被一些人看成是昏懦之君,被武则天以媚术迷惑,致使李唐王朝大权旁落。在对唐高宗——武则天这一时期的历史研究中,高宗往往是被研究者忽视的一个人物。如在高宗册封武则天为后一事上,许多学者或立足于武后自身条件和她的主观努力;或着眼于社会环境,强调事件的客观背景,对高宗在这个事件中所起的作用却极少有论及。事实上,最先提出立武氏为后的,是高宗;最后拍板决定的,还是高宗。他的恋母心理,使他对比自己年长四岁的武则天产生了一种似母亲又似情人的感情,也给予他力量去与反对者争执,甚至是去求他的舅舅辅政大臣长孙无忌。高宗的恋母心理,在对武则天的依恋中表现无疑。

  勾利军教授以女性的眼光细腻地分析了唐高宗的心理活动,为我们展现了高宗和武则天关系的一个特殊之谜,相信会引起许多读者的共呜,促使大家进一步思索。(转自互联网,若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本站)

相关专题:李治 长孙皇后 萧淑妃 王皇后

友情提醒:投资需谨慎!不要盲目投资。本文不代表本站观点!

微信二维码

浙江热线网版权所有,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企业合作:270619162#qq.com (#→@)

Copyright © 2000-2012, zjrxz.com. 浙ICP备14025871号-1 All Rights Reserved